“养老保险的费率一旦降下去,再提上来就不容易了。”孙洁表示,政府在制定政策时,需要在未来养老金缺口和当前企业减税降费之间进行权衡。“目前处在经济转型期,企业困难的问题比较突出,加上中国社保费率在国际上偏高,企业负担较重,因此降低企业养老保险费率势在必行。”

天时、地利两条件一空一多,人和的因素就很关键了,值得庆幸的是在人和方面,去年四季度以来大幅向好。先是在2449见底当日,包括国务院、央行、证监会、财政部四大领导罕见同时表态,紧接着大领导在11月进博会上首先提出在上海开设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,再后来在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资本市场高调定位,认为资本市场牵一发而动全身,在实体经济层面,一系列减费降税政策不断推出,货币政策也随之逐步转向,麻辣粉(MLF)、酸辣粉(SLF)、降准等多种金融工具轮番上阵,终于在开年1月份见效,社融规模及增速大幅触底反弹,宽货币最终传导到宽信用。在可预期的科创板即将推出之前,A股市场人和因素积极向好的趋势有望继续保持。